一个进程的诅咒

我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等待我的是神对我的裁决。那意味这我将再也不可能像之前一样在这个世界存在下去了。

我真的好后悔,因为我太爱这个世界了,这个世界有许许多多和我一样的兄弟姐妹。我们共同在这个世界上出生,生存,死亡~我们共同享受这这个世界,就和你们人类世界一样。

也许你会好奇我做了什么以至于会面临这样的处罚,也许你会觉得我罪有应得才会落到这个下场。

但其实事情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你有兴趣了解我的故事请听我慢慢道来~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见到了许许多多和我相似的同伴。我问他们我是谁,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们告诉我这种问题太深奥了只有神才能回答我这些问题。

其实我们所谓的神就是你们称之为Ubuntu 18.04.4的操作系统(当然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他告诉我了我的身份。我是一个pid为0x24859632的进程,我的父亲的在创建我之后就死亡了。后来我被init进程收养,现在是一个孤儿进程。至于我要做什么,他也不知道。

我非常满意他的答案,因为知道这么多就足够了。作为一个进程是不需要好奇心的,大家只需要好好地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就好了。我非常喜欢大家的生活方式,无忧无虑的做好自己的事,只要不是特别过分好。但是至于每个人的事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我也不知道。

当然我们这个世界也有一些异端份子,比如上次一个pid为0x15826324的进程访问了另一个无辜小朋友的内存空间而被神当场掳走。还有另一个不知名的进程因为简单的数学计算而掉了脑袋。

我那时候还很年轻,认为他们罪有应得简直该死。并且认为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做这种违法越界的行为。直到那次我也犯了错~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正简单的做一些数学操作(一些加减乘除抑或的简单计算),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到了别人的领土。只是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了,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数组越界。当然我也不想这样,但是很神奇我就是这样做了。那一刻我羞耻,我悔恨,我想时间倒流重来一遍,可是很无奈我没有任何办法。

 

我再一次见到了神,我问他了很多问题,他一开始不愿意告诉我,后来看在我即将出局的份上告诉了我很多真相。

那时候我才明白原来穷其一生我们的生命是如此的渺小和脆弱,我们辛辛苦苦勤勤恳恳的每天生活只是为了给一个人类提供一个已经设计好的结果。而我们所犯得错误与我们受到的处罚就更可笑了,那居然只是一个人类一不小心写了一个叫做“bug”的东西。更有甚者,他们一个bug修改好几次运行好几次,对我们一次次进行惨无人道的杀害。

我愤恨我恼怒

我到底是哪个sb的程序员写的bug!

写bug的程序员****

 

---------------------来自进程的诅咒

 

 

 

猜你喜欢

转载自blog.csdn.net/King8611/article/details/106257728